少君大人今天打脸了吗第6章 你喜欢什么样的坑-少君大人今天打脸了吗第6章 你喜欢什么样的坑阅读

第6章 你喜欢什么样的坑

妖怪不懂情。懂了的妖怪,都不是妖怪了。

“那林如梦倒也是不懂规矩,如果要争配偶,不应该堂堂正正打一场吗,居然还要搞这么些的弯弯绕绕。。。。你们人类真难。”罗卜挠着头,懵懵懂懂的说。“不过为什么你说是林如梦害得你,那些人没一个相信呢?”

云珩哼哼笑了,“那大概因为,我们是人类吧。”

因为人心最是复杂。你起高楼时,他们奉承巴结;你宴宾客时,他们又明争暗斗;最后你楼塌了,于是人走茶凉,冷眼讥笑,再去另一个起高楼的人那边,再次奉承巴结。

所以说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嘛,一遍一遍循环往复,反而乐在其中。

罗卜的妖龄在植物类的妖怪里算是顶年轻的了,没怎么见过世面,对人类的认知还停留在听说和话本,最多就是吓人,还是吓完就跑的熊孩子。嫩的冒着热气,对世间人心险恶还没有什么认知。

“不过我呢,也不打算受下这口气。”云珩漫不经心地说,言行间不经意散发着刺眼的锋芒和狠劲,她一字一句,缓慢而不容置疑“欠了我的,都得给我连本带利的还回来!”

罗卜那里见过这气场,抚掌而呼:“好!”整一个傻白甜的样子。云珩搭上他的肩膀,豪情万丈,“我这个人不讲阴谋诡计,就凭实力把那些人都干趴下!”

这话简直说到罗卜的心坎坎上,他打定主意,“云兄,我还是太年轻了,小弟斗胆,希望能和大哥一起,去见见这世间繁华。”

云珩说了这么多,铺垫了这么多,就是为了让这个傻萝卜生出对世俗的向往,并且把妖拐过来给她当工具人,眼下目的达到,云珩唇角微微勾起,看着罗卜那对世间充满豪情壮志的模样,摸了摸自己的良心。

嗯,还好不疼。

这一场注定是一场硬仗,多几个帮手多几条希望。云珩搭着罗卜的肩膀,思考着整个棋局该怎么个走向。

至于该怎么走,在模糊的记忆之间,云珩突然想起林如梦手上的一个铃铛,那个铃铛很诡异,好像就是林如梦手上出现这个铃铛时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林如梦能爬到现在的地位,很大的功劳应该归功于那个机缘,应该就是那个绿铃铛。也就是说,破局的希望,在那个铃铛上。。。。。应当再去收集一点情报,才能制定好完整的计划,把林如梦吃的死死的。

云珩本是云府上的大小姐,自小来锦衣玉食,顺风顺水。可自从出了那档子糊涂事,云珩就和云府决裂了。云珩那时候刚刚失去修为,整个人激动又暴躁,疯婆子一样见谁就咬,整天都要哭着闹着在云府骂林如梦三个时辰,多次堵在家主门口求公道。可笑她云珩屁证据也没有,就敢在那里大闹特闹,一同去狩铮的人谁不知道是林如梦拼了命把人给捞回来的,人家小队里的人可都看得清清楚楚。云珩在那边整日骂林如梦,林如梦却是很好脾气的忍受了下来,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副好心被狗糟蹋了的样子,人嘛,都喜欢偏袒弱者。云家也不是没怀疑过林如梦搞了什么手脚,可是一来没有证据,二来那时林如梦初露锋芒,展现了天赋。云家就想,反正云珩废了,没用了,还不如任其自生自灭,省的与林如梦这个新生天才交恶。否则死杠的话,道理上吃亏还讨不到好,两败俱伤,不如壮士断腕。

云家是个功利性的家族,利益把云家人绑在一起,为了一个没用的云珩失去巨大的利益,那是云家怎么也做不出来的。不过看在那一点点的血脉和外界的风评上,留得云珩一条命苟延残喘,还时不时让本家子弟去欺负凌辱,以此向外界展示:看,我们对云珩恨之入骨,是云珩对不起我们。

云家就是这样,你天赋好了,任你做再多错事云家都要护着你,美名其曰:护短;可是你如果半点利用价值都没了,还惹了一身骚,对不起,你谁啊,我们云家不认识你。

所以说公道在人心,但绝对不会在言论里。

云珩呢,被赶出云家后也是吃了不少苦头,从刚开始的自命清高照影自怜,到后来身无分文风餐露宿,时不时还要被云娇娇之类的殴打,从满心愤懑,到心如死灰。生生的在一年内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,整的如同从战场尸堆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。

可是云珩她的机缘未消,在生命最绝望的时刻,她捡到了一本古籍。

讲的是灵魂交换的养魂之法。可以招来一个将死之人的强大灵魂,与那个灵魂结下魂契,假意把身体送给对方,美名曰:重生。代价是得完成原主的心愿,然后妙就妙在这里了,如果后来的人完成了诉求,那么他会马上被原主的灵魂吞噬,原主重新掌管身体;如果没有完成诉求,那么灵魂则会被契约反噬,照样被原主吞噬,使得原主不被魂飞魄散。

总之,突出一个不讲理和阴损。

不过这法术发动需要使用者处于濒死之时,玩的很大,掐不好时间就会玩脱。云珩呢,也不在意这一条命了,为了防止古籍的事情外泄,她烧掉了古籍,并且故意晃荡到云娇娇面前,有意无意的找打。

然后就有了那一幕。

不过原云珩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记忆会在那时和现云珩的灵魂联通,让现云珩找到了破绽,最后倒也是输得起,反正左右云珩都得帮她复仇,不如把灵魂给对方让人家早日提升早日报仇。瞧瞧,连思考的方式都相当云家。

只是辛苦了云珩。

虽然生命无价,可是眼前这烂摊子总让云珩有一种想再去死一死的冲动。

虽然原云珩灵魂没了,可惜魂契还在。所以如果云珩没完成诉求,鬼知道自己的灵魂会被怎么样。

云珩想的很多,很细,很杂。思来想去,这些都不着急,当务之急是找到地方去睡觉。天大地大,睡觉最大嘛,尤其她现在是一个食五谷,应朝阳的凡人。可是原云珩住的那个小破庙在王都城郊的东边,可她现在在西边城郊的河边,鬼知道云娇娇那些人是怎么吧云珩打到这里来的。回破庙定是回不去了,一来路远,二来,她这边不正好有个可以提供住处的妖怪吗。

于是她换了笑容,“罗弟,天色已晚,我又没有住处可去,希望罗弟能收留一晚。”

云珩的话简单又直白,毫不虚伪客套,她知道像罗卜这种心思单纯的妖怪不能把话说的天花乱坠的,掉好感不说,人家还听不懂。

罗卜就喜欢云珩这种简单直白的说话方式。碧玉萝卜一族乃是温顺的草木精怪,没什么心机,所以喜欢亲近这种说大白话的人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愿意就愿意,不愿意就不愿意,日常交流皆是如此。

“好,包在我身上。”罗卜点点头“那云兄喜欢深一点的坑,还是浅一点的坑?我知道有个地方的土质特别不错,很适合用来养神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Copyright ? 2010-2029 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 备案编号:湘ICP备19014038号-2